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贪唐 > 第327章
听书 - 贪唐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327章

贪唐 | 作者:华佗能医否| 2020-01-11 01:2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月色正明,

    天地宁静。

    长孙和刘旭,对坐在桌子的两侧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六次长孙给刘旭添酒了。

    酒是好酒,这样年份的梨花白,已经很难找到了,喝多了蒸馏酒,其实喝喝以前的老酒,实在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刘旭喝了第六杯之后,他抬起了头,笑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长孙也是放下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啊,与您喝酒,每次都是我醉得不省人事,我的酒量,就算喝不过几个老酒鬼,但是一般人,还是喝不过我的,所以,您的酒量,难道真的那么好?”

    长孙认真的看着刘旭,然后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的酒量,就是三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能喝酒,不代表酒量好。你聪明一世,难道你不知道,天下有一种解酒药?喝酒之前吃下,若是肚子允许,千杯不醉,那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操作?娘娘您不厚道啊,这是孙先生的药方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的,要不然,你刘旭怎么会弄不到....”

    “呵....”

    刘旭无奈了,孙思邈这老头子啊,一百多岁的年纪了,怎么越活越小气起来了,不对,这老头子一直就对自己没大方过。

    “那今天你是醉还是不醉?”

    长孙继续促狭的看着刘旭,这眼神,与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,那也是差不多,刘旭忍不住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醉的,娘娘您面前,我每次都是醉了醉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也就你啊,还愿意陪我这个老婆子醉一次。放心,今日,我没吃那解酒的药方。”

    刘旭愕然,随后摇头。

    “您该喝下的,您这年纪,与我一个年轻人拼酒,何必呢,难受的是自己,别人又代替不了您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怅然,看着手里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是啊,难受的是自己,但是又有什么关系?天底下的人啊,谁还不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您啊,别憋着,您要说什么,就说吧,这是我的府上,您什么话都说得,只要我能做到的,自然替您做了。”

    刘旭自己倒了酒,然后一口干了下去,对着身后招了招手,青竹就过来了,这夫人,刘旭也算是对她没有办法,都成亲这么久了,还是将自己当作一个丫鬟。

    “去把娘娘的药拿来。”

    长孙可以任性,但是刘旭不能不管,年纪大了,每天喝一点酒,活络一下经脉还可以,但是喝多了,那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不许去!”

    长孙一瞪眼,刘旭一怔,然后苦笑。

    “您就不能听我一次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能让我真的醉一次?哀家这一辈子不知道,醉酒是什么样的滋味,那些个文人,都说一醉解千愁,哀家想试试!”

    刘旭认真的看了会长孙,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青竹,你也来坐下,咱们一起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青竹一楞,然后笑笑,她总是最听话的。

    长孙也没说什么,她又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陛下当年走的时候,就拉着我的手说,你帮我看着大唐,他说,只要我在,你刘旭,就仍然会念着旧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”

    这实在有些直接的伤人,但是想想李二的个性,刘旭还是呼一口气点头。

    “承乾他其实自己都不知道,他是一个好胜的,他既不想败给他父皇,也不想败给你,他的理想很大,他想要超过他父皇,但是啊,他父皇这一辈,做的事情太多了。大唐从弱小得被人欺凌,到马踏四方,从百姓饿肚子,到现在的人人有余粮,这一切,很难,或者说,基本没有可能,能超越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辽东的薛仁贵,将战火燃到了你口里的漠河地带,又把倭奴国,给全部赶了出去。如今的倭奴国,成了一个黑矿商人的集结地,都跑去那里挖银矿了,但是这样,还是不够啊。若是皇帝想赶上他父皇的功绩,他如今能走的路,那就只有民生了。修路,修桥。完善律法,科举,这些,可比单纯的扩展疆土,要费神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缺少陛下的硬气,他就只能收束皇权,朝堂里面,李义府,长孙冲,独孤谋,冯智戴,侯君集,这些个人,哪一个,又是简单的?他要完成他的理想,而不被别人阻拦,他就只能压制这些人了,压制了这些人,自然也要压制你刘旭。因为,天下能够造反的,除了你们,其他人,已经没有什么害怕的了。”

    刘旭点头认同。他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其实,最大的防御,还是我。”

    长孙点头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你,你虽然无职无位,但是谁都知道,你刘旭在军中的影响,你振臂一呼,天下响应你的人,必然不少。中原的军卫,或许会少一些,但是西域,南海,甚至包括辽东薛仁贵,这三个地方,谁不是以你刘旭为尊的?”

    刘旭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长孙叹气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皇帝也是没有办法。那些个大臣们,也更是要时时警惕皇帝,害怕你安逸王造反。压制他们,不压制你,别人绝对不会服气,若是君臣离心离德,那这大唐,也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刘旭仰了仰头,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呵,我知道的,所以您今天这是要来做皇帝的说客?”

    长孙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说客啊,黄土都埋到了我脖子上了,我还说服你什么啊?我就是想着啊,你们从小一起长大,你们的友情也好,君臣之义也罢,若是真遇到了什么不对心的,大家都这样坐下来,谈一谈,如今的天下人,都已经说了,天家无情,我就是怕啊,皇帝若是有一天,做了有些对你不起的事情,只要不是过分,你啊,多担待一点,我不希望,这大唐啊,再看到流血流泪了,更不希望,看见你们中间有一个,会这样。至少,在我闭眼之前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刘旭怔怔的坐在那里半天,然后给长孙倒了一杯酒,也给自己满上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觉得您偏心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他是我亲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刘旭笑笑,长孙却是喝酒下去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这家伙啊,却是比亲儿子还要好上一些,你比他懂事,当娘的,肯定要偏心一点那个不懂事的,他会在接到了我的信之后,还斩了李象,你会么?你就这点缺点,我这当娘的不利用一下,怎么能成哟。”

    刘旭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,就算您骗我,我也欢喜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拍了他脑袋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就能骗骗你了,天底下都是聪明人,只有咱们这些是傻子,没地方可骗,我不骗你,还能去骗谁?”

    “也对,咱们也就能互相骗骗了,但是你说的这事我不骗你,无论您在不在,我都不会轻易的走那一步。若是逼迫得没有法子了,我或许会乘船出海,然后在一个遥远的地方,打下一片土地,在那里称王称霸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呵呵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呀,现在这身体,还称王称霸呢?以前一个猴子似的,上窜下跳,现在,每天象只猫儿似的,躺在那里睡觉。你也节制一些,不是妻妾们说什么,就是什么,那样,怎么撑得住?”

    刘旭脸红。

    “瞧您这操心的....不说这个了啊,这要传出去,还不得被别人笑掉大牙啊,咱们现在好歹也是一个安逸王不是。”

    长孙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还讲究起来了。有站在街上,跟一些小商贩对骂的安逸王?”

    刘旭尴尬。

    “....其实挺有趣的,讨价还价,杀价如战场啊,下次有机会啊,我带您去,保证您习惯了以后,比我骂得还凶。”

    长孙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,下次一定得带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时间流转,春秋易逝。

    刘正回到家里的时候,刘旭都有些模糊,这小子怎么一下子长了这么高。

    安逸王府再次迎来了喜事,刘凡也回来了,刘庸也回来了,刘家一大家子聚集在一起,刘旭发现,看起来实在是不错。

    刘以陌就是个傻妮子,哪有自己姐姐给自己弟弟做傧相的?还在嘴唇下面黏贴了胡子,长乐看见了,差点没气晕过去,云嫣看见了,也是一顿头疼,魏玲儿不用说,她一直是拿刘以陌没有办法的,黎环好奇,青竹抱着刘茜和刘香躲着她们这位疯姐姐。

    小武乐得哈哈的,拍着胸脯问刘旭,自己的主意怎么样,刘旭脸都黑得不行,然后决定绝对不帮这家伙的忙,所以,小武被长乐拿着扫帚追了整个王府。

    李泰走路喘气都困难,手指着刘以陌,被气得说不出话来,才弄出来的柴油机样机,被刘以陌和小武还有刘庸刘凡几人,一个跟头,栽得七零八碎,李恪涵养一直很好的,但是此刻,他也是气得吹胡子,因为刘以陌带着家将,从他手里,把兵马俑给抢了出去,当然,还蛊惑着墨衣,从他的库房里,偷走了好几个价值连城的古董。李治算是最好的,他的被抢的,只有他收藏的画作,但是也心疼啊,那可是魏晋时期的绝笔啊。还有那古琴....

    一堆人找刘旭要债的,刘旭非常淡然,然后大笔一挥,自然写的不是什么提款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这黄泉图啊,价值....”

    “嘁....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刘旭,咱们单挑!”

    “....”

    一场婚礼,变成了战场,李沐兰给刘旭敬茶的时候,总是憋不住笑,被刘旭狠狠的瞪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要笑就大声笑,你以为他们几个就舒坦了?比我惨多了。”

    的确是惨多了,李泰哼哼唧唧的,李恪对着镜子照了一遍又一遍,李治最惨,两只眼睛,一只鼻子,一个嘴巴,全部没有逃脱,他瞪着镜子里的自己,这还是风度翩翩的李大才子?

    程处默就是个讨打的,一进府门,就笑得没了个样子,差点在地上打滚,秦怀玉就镇定多了,牛长安无奈的叹气,尉迟宝林直接准备后撤,他闻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果然,坐着的三人,哪里管你是谁,直接冲上去就是一顿乱揍,先揍程处默这个笑得最狠的,看见其他三人想跑,哪里肯让,程处默也不服气了,我都挨揍了,你们跑得了?

    好嘛,这一下子,又成了大乱斗。

    刘旭来到的时候,几乎要什么最毒就咒骂什么了,娘希匹啊,我这还是院子?我的梅花树,我的迎客松?我的君子兰,我的富贵菊,你们这群混账王八蛋啊,今天不把你们揍服气了,哥哥我就不叫三眼刘旭!

    欸?自己本来就不叫三眼!

    长乐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夫君,都是一群强盗,好好的招待他们,还又砸又打的,这群家伙,这么多年了,性子就不会改一改?

    “总是有进步的,以前还有人偷东西的....”

    “嗯的确是,以前魏国公,就经常打着劫富济贫的口号,将夫君的铭文酒壶顺走。”

    “云嫣姐...”

    “....玲儿,我错了....”

    家里就没有安静下来,刘正躺在新房里面,看着自己的妻子,眼睛眨巴眨巴的。

    李沐兰轻手轻脚的在窗户外面查看了半天,然后像只兔子一样的跳回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外面没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刘正侧耳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了?”

    李沐兰脸色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确定了,我看了三遍呢,父亲他们还在打架,以陌和小凡小庸他们带着茜茜和香儿的。”

    刘正长长的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夫君,我们安寝吧?”

    她诱惑的咬了一下刘正的耳朵。刘正浑身一震,然后一把抱过李沐兰。

    “嘘...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外面有脚步声...好呀,我就知道,这群人贼心不死!你等一下,我去拿棒子,好好的揍他们一顿。”

    李沐兰连连点头,甚至,她也拿了一个棍子。闹我李沐兰的洞房,听我李沐兰的墙角,谁都不管用!

    打人要讲究,不仅房间里不能太安静,不然别人就怀疑了,还要打得突然,不然别人就跑了,棒子举得高高的,瞅准了时机,然后,猛然推开窗户,一棒子,就打了下去。然后,李沐兰就傻眼了,刘正也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?”

    “陛下?”

    “....!!!嘶!!”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